这意味着女飞行员们随时准备升空飞行

发布时间:2017-12-12 18:05:22
点击数:482

  7月3日20时,武汉某地。跑道上的灯光把夜色中的机场点缀得色彩斑斓。广空航空兵某运输师的第七批女飞行员、机长李凌超登上飞机,系好安全带,戴上,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,驾驶战机在震天撼地的轰鸣声里,飞进茫茫夜空。

  这是个有“中国女飞行员的摇篮”之称的运输师,先后培养了七批共221名女飞行员。她们先后数百次完成抢险救灾、军事演练等重大任务,在万里云天屡建奇功。现在,这个师又被称之为“盛产女航天员的沃土”,我国第一代女航天员刘洋、王亚平,也都是来自这个师的飞行员。

  7月2日,羊城晚报记者走进该师大院,碧草青青,一排排营房整齐划一。某团团部左面一栋普通的四层楼房,就是该团三大队住地,也是“女”工作和生活的地方。走进楼内,一代代女飞行英雄的巨幅图片挂在走廊上。她们包括功勋飞行员金质章获得者、全国妇联原副莲;第一位女飞行员将军岳喜翠;第一代女飞行员中被称作“空中闯将”的秦桂芳等人。最近,长廊里的图片中多了女航天员刘洋、王亚平的照片。

  经特许,记者进入了刘洋的宿舍,一进门就是一间六平方米的学习室,每人都有一个书架,摆满了军事、飞行理论书籍,还有一台电脑。室内还有洗衣机、冰箱、热水器。房间门口放着两只飞行箱,这意味着女飞行员们随时准备升空飞行。

  右边一间八平方米的房间是刘洋和战友陈宇的卧室。刘洋床上的被子还是标准的“豆腐块”,床头柜上摆放着刘洋与爱人张华的照片。

  “我们允许每位女飞行员在床头柜上摆放一张家庭照片。飞行完后,可以想想爱人和孩子。”三大队员吴达发介绍道。

  每位床头上还有一幅主人的照片,当时任三大队副大队长的刘洋,照片上座佑铭是:“惟贤惟德,能服于人。”

  第七批招入航空学院四队的女飞行员一共有37人,最后毕业有22人,其中18人分配到广空某航空兵运输师。最后又有两人调走,剩下16名女飞行员。

  女飞行员刘璐清楚记得2009年7月的一天,团里接到上级选拔女航天员的命令,要求第七批女飞行员悉数到空军总医院接受体检。这次体检,意外成就了第七批女飞行员毕业八年的“同学会”。大家共叙友情,一起回忆航校岁月。谈及现状,老公和孩子则成了热门话题。

  2001年,16名女飞行员来到广空某运输师,女飞行员一下成为人们关注的对象。女大当婚,托人介绍相亲的渐渐多了,16名女飞行员当中,有14名女飞行员的丈夫也是飞行员,成为“双空勤”家庭。只有刘洋和王思的丈夫不是飞行员。

  2001年下半年,女飞行员们转场改装训练。长时间的异地飞行训练,难免感觉沉闷。机场成立了广播站,擅长的刘洋担任广播员。组织干事张华当时正跟队训练,负责采写训练场上的好人好事向广播站,一来二去,两人就产生了感情。女飞行员刘璐打趣说:“张华就是钻了这个‘’,否则刘洋很可能也嫁给飞行员了。”

  王亚平与丈夫赵鹏在不同的飞行部队,相隔数百公里,一年难得见上一面。有一次,两人好不容易能在空中“比翼双飞”了,赵鹏居然“认错老婆”———

  那年秋天,赵鹏驾机执行转场任务,需要从王亚平所在部队机场上空飞过,几乎同一时间,王亚平也要驾机升空。头天晚上,两人在电话里约定,如果空中相遇,就以空中的“标准喊话”打声招呼。

  可直到飞行结束,王亚平也没有听到赵鹏的呼叫。晚上,王亚平在电话里“”赵鹏:“为什么不打招呼?”“打了啊!”赵鹏委屈地说。原来,当天与王亚平一起训练的还有其他飞机,赵鹏激动之下,呼叫的是刘洋驾驶的飞机……

  刘璐的爱人是歼击机飞行员。两人在家都没下过厨房,平时在部队吃的是空勤灶。新婚不久,节假日部队放假,他们要自己做饭。不知怎么下手,有又不好意思问别人,干脆打长途电话向妈妈求教,具体到原料搭配、怎么放油、下多少调料……

  “我们无怨无悔,两人同是飞行员,都坚守着这份职业,默默地支持对方。”女飞行员们说。汶川地震时,李凌超的爱人张红岗到灾区执行任务,她每天晚上都能收到张红岗发来报平安的短信。

  李凌超和丈夫张红岗原本都在一个部队。2006年,张红岗完成飞行改装训练后,就接到命令调往千里之外的另一个部队改装飞行某大型运输机。当时,李凌超已经怀孕六个月,是最需要身边有人照顾的时候。

  “一起相处还不到两年,又要分开,说实话,心里是有点难过。”但李凌超认为,张红岗能改装飞行大型运输机是部队的信任,军人必须服从命令。

  2008年,李凌超与张红岗在电话里约好一起回老家过年,就在各自行李准备上车时,部队接到命令:“南方地区发生雨雪冰冻灾害,部队进入一等战斗值班,随时准备运送救灾物资”。春节回家的计划落空了。

  记者了解到,16名女飞行员家庭个个和睦温馨。员吴达发告诉记者:“双空勤”聚少离多,双方都珍惜在一起的时光。大家又都是飞行员,有共同语言,互相理解、互相支持,所以感情特别好。

  吴达发认为,刘洋、王亚平之所以能被选上当航天员,除了身体素质、个人素养、飞行技术等原因之外,家庭生活质量也是一个重要考核指标。

  在两年前的女航天员“三进两”选拔中,第一代航天员杨利伟带着一批专家下部队考核。杨利伟专门找吴达发了解刘洋的情况:家庭是否和谐?是否孝敬老人?“我感觉,来考核的专家们也同样看重夫妻感情生活。我如实地反映:刘洋不仅家庭和睦,与公公、婆婆相处也很好,老人家都视其为亲生女儿。”

  2010年广州亚运会开幕式那天,李凌超带队执行广州空域的人工消云减雨任务,飞行结束后,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刚想躺下,四岁的儿子打来电话,讲参加幼儿园运动会的情况,责怪爸爸、妈妈都没来捧场。“命运安排你有这样的妈妈,你就要比别人家的孩子更坚强。”李凌超在电话中鼓励孩子。“我当时不想给儿子过多解释,只希望他一来后,忘掉那天的失望。”她告诉记者。

  当记者来到李凌超的家里见她的儿子时,问他将来想干什么,他自豪地说:想当航天员。李凌超会心地笑了。(王普、曾宝瑜、周建华、武艾丽、刘洪山)


【字体: 】【打印文章